Menu

Username
Password
Subject

Reply:

Please email all replies.

 

In Response To:

關於“Midnight’s Children”的幾點感想:

1. 從敘述者Saleem Sinai家族的遷移史:從喀什米爾→Agra→Delhi→Bombay,這由北到南的遷居行動,在故事敘事的發展及地理上的變異外,是否還有其他抽象層面的指涉?譬如意指亞利安民族從中東至印度的遷徙路線?或是從一個喜瑪拉雅山下的自然環境(Kashmir)、到蒙兀兒王朝的統治(Agra,是鄰近Delhi的都城,有蒙兀兒王朝國王Taj Bibi為其愛妃所建的Taj Mahal泰姬馬哈陵而名聞於世)、新興的政治都市德里、乃至印度最大的商業港口,意味著從古到今、由農至政治乃至商業經濟統御一切的歷史發展進程?除了文本中所陳述的當代歷史事件吻合了這個遷徙的路線外,是否也含藏了另一個隱匿其下的大歷史(grand narrative)敘事,而造成了另一種small narrative vs. grand narrative的大逆轉呢?

2. 除了家族史外,人名的命名也有著多重的指涉,例如Saleem表面上的母親Mumtaz Aziz是因Taj Bibi愛妃的名字Mumtaz Mahal而得名的,兩人的愛情同樣建築在「不見天日」的陵墓之下(Mumtaz Aziz在Carpet下與其先生邂逅)。其黑色的肌膚除了迥異於喀爾米爾人外,也暗喻了印度的種姓制度(四個階層的人的膚色因其地位而異,最低下的苦剎利因從事最低賤的工作而有著最黑的膚色);生下來的「深夜之子」Saleem除了諧擬破壞神Shiva的「暗黑」(另一面是再生)力量外,也帶有印度人/西方殖民勢力的另一層大範圍影射含意。

3. 在敘事結構上,或敘述者的分裂(前後敘事的不和與矛盾上),若以中國說書的形式來對照,不難理解到這種前後矛盾或分裂的可能姓;因為這代表了異於西方線性傳統的「口耳」敘述傳統或「神話」傳統,在這樣的文本中,敘述者並不必然是同一個人,敘述者可隨時在第一人稱與第三人稱之間流轉。從中國京劇的寫意表演中也可以得到印證,因為不是著眼在「真實再現」(representation of reality)的基礎上,這種流動的人稱與自由轉換的時空交錯,成為另一種想像真實或虛擬實境般的敘述風格。因此,Saleem在Book 2中推翻其在Book 1中的表述,對聽眾或觀眾來說,只是另一種敘事的手法(說書的手段)或橋段而已,並不會造成角色的混淆或視點的凌亂。

4. 此外,這樣的敘事,若將其立體化來看,可能會較為容易些。有一本專門記述揚州城瓦舍演藝的《揚州畫舫錄》,若以字面上的敘述來看,是一種跳躍式的、漫無章法的書寫,但若了解揚州的地理環境,了解作者是以坐在「畫舫」上川遊的形式寫下這本書的,是從空中鳥瞰的視點而非平面延伸的視點,那麼這本書看起來便一目瞭然了,河川的蜿蜒與建築物的密度,其中演藝場所與藝人住處的特色,在一個立體的角度下看過去,顯得非常清晰而有趣!“Midnight’s Children”也是如此,每個章節是一個地點,像一個連續劇的單元一樣,儘管其中高潮起伏,但主角活動的地點與場域還是在一處,然後由這個點貫穿成面,鋪排出整個印度近代史的輪廓。

5. 最後,是有關敘述者不斷重複前言,重複再三的敘事風格,某部份和佛教文學的特色有關。這個部份,也許再有更多的閱讀和心得後,再整理出來與大家共同討論。

HOME PAGE             Contact Me
Forums Powered By
WWWThreads Version 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