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Username
Password
Subject

Reply:

Please email all replies.

 

In Response To:

社會運動的形成和推動,必定要有對contemporary social context 有一些了解和有一些適當的連結,而對所訴求的對象也要有相當程度的認識。更簡單的來說,社會是大家的,不是一些特定份子的,整體性的關懷是絕對必要的。社運的領導者便要對這些fundamental的要素要有深切的認識,並負起整個社運的責任。
我這個感覺最初是來自當我聽到「怪胎」這個term的時候。語言及意義的浮動,意符和意旨二元的瓦解, 當然是個不能否認的事實,但是這種浮動不是能夠隨心所欲的變化的。當整個社會已慢慢接受「同志」這個字眼時,學者專家及社運領導者又提出了「怪胎」這個充滿創意又顛覆的名稱,似乎要為同性戀朋友們尋找另一個更屬於他們的空間。這種具顛覆性的行徑,是否代表著建設前的破壞尚不得而知,首當其衝的是這些followers要面對他們由「同志」變成了「怪胎」的事實,若不能接受的話也只好另謀出路,或自力更生了罷。
問題再回到領導人身上,他們是否能代表所有的參與者以便於代他們爭取「犧牲」的機會?還是在這整個顛覆或革命過程的背後,隱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事實或實驗?我們無從得知,但可確定的是社運不是帶領人們走入困境的一種舉動才是。

HOME PAGE             Contact Me
Forums Powered By
WWWThreads Version 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