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Username
Password
Subject

Reply:

Please email all replies.

 

In Response To:

與狄士尼樂園相仿,後設電影〈楚門的世界〉劇中導演克里斯多努力使坐在電視機前的觀眾進入類似「烏托邦」
(perfect world)的虛擬完美世界,寓意「籠中鳥」式的生存悲哀。〈楚門的世界〉一開始,金凱瑞起床出門後,
用那過度誇張、天真的笑容跟鄰居打招呼、買報紙時,使我想起米老鼠與唐老鴉般制式的笑容,
不帶絲毫感情成份。劇中劇〈楚門秀〉裡美麗的房屋、乾淨的街道漂亮得像佈景一樣。
環繞在楚門身邊的演員們衣著一式一樣光鮮亮麗,每天在街上走來走去,忙著"生活"、忙著"扮演"自己的角色。
我們不禁要問:現實生活中有可能出現沒有流浪漢,沒有任何爭吵的景象嗎?
楚門的"假"妻子擺著永遠亮麗的笑容,穿著潔白的護士制服,看不見她任何喜怒哀樂,
更看不見她對楚門這個假老公的一絲情感。平常常跟楚門say hello的那隻大麥町,它總不會是演員了吧?
但是,到後來楚門失蹤時它也被人們指使去搜出楚門的蹤影,那副張開血盆大口的凶狠模樣,
好像搖身一變成了警犬,全然不像平常溫良的模樣,這才知道連那隻狗都參予在這場騙局當中。
每個人、甚至每隻狗都在演戲,一起完成劇中導演克里斯多要他們完成的這樁騙局。
當楚門要離開〈楚門秀〉這個虛擬的世界時,導演的一句話:外面的世界太做作,太險惡,
遠不及我替你打造的世界。一語道盡後現代社會的悲哀。所以人們情願躲在"狄士尼樂園"裡,
沒有悲哀,只有歡笑。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大人與孩子都愛"狄士尼樂園"的緣故:狄士尼樂園邀請遊客以
孩子的眼光看待這"美麗新世界";如〈楚門秀〉的導演一般鼓勵遊客逃避現實。
遊客們游走在過去與未來的虛擬世界裡,遠離現實。遊客們一如劇中劇〈楚門秀〉的觀眾一樣,
被遊樂園(楚門秀)中訓練有素的表演所吸引。從這點我們可以知道,人們皆有追尋「烏托邦」的渴望,
即使明知終究要回到日常生活裡去。

劇中劇〈楚門秀〉裡,電視扮演強勢媒體正如同"狄士尼樂園"代表強勢兒童文化,
在可愛的米老鼠與唐老鴉(演員)的外衣下,包裹著商業掛帥的劣質本性。為了電視節目的廣告收入,
楚門的太太跟他對話時,經常順帶做完整的商品介紹;楚門的好友馬龍更不忘隨手拎啤酒罐為啤酒促銷。

其實在電影〈楚門的世界〉與狄士尼樂園裡,我們不光是可以看到虛擬的"美麗人生":
雖然現代主義承諾的「科技(techonology)帶來美好生活」已然落空,但後現代則把焦點放在
「科技可使我們遠離現實世界」。透過「擬像」的觀點來看,狄士尼樂園所運用的科技帶給了我們新視野:
例如空間飛行與時光旅行。透過科技虛擬的世界,人們生活在後現代社會下的焦慮可以獲得舒緩,
但卻也引發一個隱憂:即人們抵抗壓力的能力減弱,這是因為對生命的無力感所致。我想,
這也可以解釋為何「完全自殺手冊」會成為日本暢銷書的原因了。

HOME PAGE             Contact Me
Forums Powered By
WWWThreads Version 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