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Subject Minority ≠ Powerlessness
Posted by Jerry
Posted on Tue Jan 19 16:25:42 1999
From IP tp218-121.dialup.seed.net.tw  

就某一個歷史片斷來說, 社會上的權力結構, 並不一定能夠由historical context中推斷而得知。 以contemporary之歷史片斷而言, 同志健身院一事件是一個少數非弱勢的好例子。我看了當晚的實況錄影,據在現場的同志團體指出, 帶隊警察的態度在媒體出現的前後有著極大的轉變,但事實是業主及當事者仍被移送。我十分同意警方這次行動是一種對同志團體包容性不夠的具體表現,但這是他規避媒體的原因嗎?以下我摘錄78年12月12日聯合報社會9版的一段話,也許能幫助我們了解原因:
『警方到場臨檢後,「同志公民行動陣線」、「同志諮誦詢熱線」等同志團體代表趕往聲援,還有同志拍照及攝影存證;同志作家許佑生稍後到場關切,即將卸任的台北市政府社會局長陳菊也兩度打電話請警方勿歧視同志。由於部分同志質疑警方執勤態度不佳,臨檢過當,雙方在現場及派出所前發生嚴重口角。』
媒體揭露警方這種「醜行」後,不但有社會的聲援(中時讀者及同志團體),更有市府官員之關切,也就是說媒體的力量來自於輿論和政府,我想這也許是該帶隊警官所顧忌的。我們再換個方式想,如果有一天某人因為在本校健身房內換衣服(當然是指脫到一絲不掛),經管理員向校方反應後某人被警衛強制帶離現場,後遭學校以行為不檢等名目記他小過,他能否比照法蘭西健身房受不平待遇的同志朋友的方式來為自己辯護?
這裡我引用 Baudrillard的一段話來檢驗這種力量的形成:
Is any given bombing in Italy the work of leftist extremists, or of extreme right-winged provocation, or staged by centrists to bring every terrorist extreme into disrepute and to shore up its own failing power, or again, is it a policed-inspired scenario in order to public security?
其實這個社會事件和Baudrillard 所說的並不全然相同; 一個(Baudrillard)是指原有權威的"failing power",而另一個則是the growing power of the minority;一個是蓄意捏造,一個是順水推舟,而結果都是強化以及再確定自己的力量。少數的聲音不易被聽到,少數的聲音應該被聽到,但少數不一定是弱勢。


HOME PAGE             Contact Me
Forums Powered By
WWWThreads Version 2.7.3